深夜的灶火

深夜的灶火

从长沙赶回老家过年,抵达村子已是黄昏。村子薄暮四起,我站在自家的阳台上,极目远眺,高高的石渡槽横跨两山。这么多年了,它的脸色越发黝黑。我们相视无言,故友重逢之情弥漫。年迈的老父母忙里忙...

春意喜闹坡子街

春意喜闹坡子街

天气太好,朋友圈说春节长假期间来长沙的人太多,把岳麓山都踩矮了。我决定去看看坡子街,是否亦有此“人从众”拥挤的殊遇。 从解放西路公交站下了车,前后左右都是人。街道洋溢...

深夜的灶火

深夜的灶火

从长沙赶回老家过年,抵达村子已是黄昏。村子薄暮四起,我站在自家的阳台上,极目远眺,高高的石渡槽横跨两山。这么多年了,它的脸色越发黝黑。我们相视无言,故友重逢之情弥漫。年迈的老父母忙里忙...

酒曲神韵

酒曲神韵

酒瓶抱在怀哎 我有那曲儿唱呀出来 拦羊嗓子回牛的声 一声声就把天呀惊开 对面的好汉你过来 大碗...

想起秧歌脆脆的美

想起秧歌脆脆的美

子洲秧歌怎么个美?我想了五十年,想到了脆脆的美。 为什么是脆脆的美?就是爽啦啦的那种带着响声的美,犹如吃秋天的脆甜萝卜、脆苹果、脆梨的那种美,咬起来带着响声、带着水味...

围炉守岁传家风

围炉守岁传家风

我们家是个大家族,我小时候,家中老老小小近20口人。每年除夕守岁的时候,父亲会把祖父祖母请来,母亲则把二叔一家和三叔一家请来。大家围炉守岁,尽情畅聊。 我们家没有特意...

我在新年等你

我在新年等你

盼望着,盼望着,春节的脚步近了。进入腊月,婆婆给我打电话,问我是否回去过年,我有点心动。 腊月十一日,娘家乔迁新房,我揣着一颗激动的心,高兴地回到了熟悉的家乡。望着美...

动若脱兔

动若脱兔

新年款款到来,一夜间,新词汇“宏兔”爆红网络、电视和大众口语,名宏属兔的我自然是兔子跟着月亮跑——沾点光,时不时偷着乐一下。农历兔年,不敢奢望“大展宏兔”“兔飞猛进”“扬眉兔气”……多...

种一片桉树林

种一片桉树林

那年开春,天气格外地凉爽,天空不时还飘着小雨,妻见我从外面冒雨回来,摩托车刚停下,就问我:“刚才村委会干部来了!”我说来就来呗,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?她才说起干部来是号召大家种树的,就...

贺新年

贺新年

福送新年一片情, 蓝图擘画灿如星。 前程锚定复兴路, 无恙人间万里晴。 冯果...

猜你喜欢

热门文章